叶许一是小阔爱啊

这里贺宴秋。全职厨,稻米。最近沉迷楚留香。一个妄想成为太太的小透明,沉迷欧美。腐。(๑•̀ᄇ•́)و ✧

Budapest Lover(布达佩斯爱人)上【重置版】

这儿过气写手阿沈emmmmmm,脑洞来自于loving strangers这首歌。并没有去过布达佩斯,但是搞了个攻略emmmmm本文中的酒店是真的存在的,但是酒店房间就不知道了hhhh
哦,对了。这是重制版,之前那版有点问题【捂脸哭】
作者小学生文笔,还请多多谅解
辣鸡写手的辣鸡作品emmmmm
从飞机上下来时,已经接近六点。蓝河揉了揉早就酸胀的脖子,仰着身子准备取下头顶行李舱的小旅行箱。大的那个应该已经被运送到传送带那儿了,等着他去取。虽说是小旅行箱,但是也并不轻。提着它的蓝河有点懊恼,同学梁易春早就告诉他不要带一些没用的东西。可是看看箱子里都是些什么东西,一些看起来完全没有用武之地的长袖和外套,一堆好看的明信片,还有一些信纸和信封。另外,那些大部头的书十分的没有用武之地。上了飞机倒头就睡的人没有资格说自己喜欢在离地一万两千米的地方读西蒙娜.德.波伏娃。
飞机上的人走的差不多了,蓝河才拎着他的小箱子穿过航站楼。在找到他的大箱子之后,蓝河拨通了酒店接机司机的电话。因为自己的拖迭让司机等了好一会儿,蓝河在电话接通的第一时间不是自我介绍而是诚恳地道歉。在司机再三表示没事儿之后,蓝河才礼貌地询问了司机,车的所在位置。找到车之后,司机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对蓝河的好感。并不是性方面的,而是对于蓝河的这种行为由衷地赞赏。因为并不是每一个客人都会对自己不恰当的行为表示歉意,而中国客人尤甚。
车缓缓地开出了机场附带的停车场,布达佩斯的天空也开始出现在蓝河的视线中。时不时有飞鸟闪过已经被晕染成墨蓝色的天幕,稍显昏暗的空气笼罩住布达佩斯。刚刚离开机场区域,飞机的尾声就划过风传到了蓝河耳中。蓝河听到这个声音愣了一会儿,他有一些悸动但并非不安。当车子进入市区时,布达佩斯就像是重新活了过来。发散出各种各样光线的高楼大厦伫立在路边,像是穿红戴绿的巨人。光线掩映下的多瑙河不再是白天时的一汪翡翠,此时,它是一捧斑斓的彩虹。车子停在酒店的门口,司机帮着蓝河提着他的装满了不必要物品的箱子。蓝河向前台出示了booking之后领到了房间钥匙,并婉言拒绝了司机想要帮忙的好意。司机有些措手不及,蓝河只是抱歉地笑笑然后递上去金额恰当的小费。“一个人出门在外,恰到好处的礼貌和疏离是最有力的防身武器。”至少到目前为止,蓝河都信服这条理论并一一照做着。
翌日早晨蓝河是在柔软的阳光中醒来的,本来耀眼的阳光在经过一层窗帘后变成了和煦的如妈妈温柔的手一般的光线。蓝河习惯性地用手挡了挡,却发现并没有这个必要。和平常一样洗漱完毕,蓝河就走下楼去吃早餐。他发现这个早晨跟在学校的早晨没有什么不同,除了耳边大声讲话的语言变成了英语和吃早餐的地方变近变干净了之外。
并没有刻意地挑拣,蓝河找了一个空位坐下。餐厅里的人很多,有时一张桌子上挤了一大家子人。一个人占着一张桌子的蓝河在这个空间尤为打眼,当然也有他异于他人的黑发黑眸的功劳。“Köszönöm。”“Hello”蓝河冷淡地回应了一句,在来匈牙利之前蓝河报名学了几个月的匈牙利语。此刻,刚好可以派上用场。对方似乎没料到他会说匈牙利语,楞在原地半天。过了好一会儿,蓝河才听到对方的下文。一个带着不确定上扬语气的词语。“Kína?”蓝河点点头,对方却像是在溺水时抓到救命稻草一般放松地瘫坐在蓝河身旁的椅子上。

“先生,您知道您这么做及其不礼貌吗?在公共场合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并且和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保持如此近的距离。”虽说是学过匈牙利语,但蓝河能够熟练运用的词汇十分有限。既然对方已经能确认是中国人,那还有什么理由不用中文呢?“先生,我可没有觉得我的行为不礼貌。第一,我们的位子非常偏僻,几乎没人看得见,所以算不上公共场合。叫做我们俩的二人世界我觉得可能会更加合适。第二,你是中国人我也是中国人。您应该知道一句话啊,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瘫坐在椅子上的男人虽然同样使用了敬语,但是字里行间的调戏之意让蓝河又羞又恼。“还请先生注意自己的言行!”蓝河拔高了自己的声调,而且猛地抬起了头。抬起头后蓝河才发皮相意外地生的不错。至少没自己想的那么不堪。自己是误解了一位绅士么?蓝河在心中诘责自己,表面却仍然不露声色。目光快速地滑过男人的脸庞,蓝河发现自己有些要脸红了。对方生得十分俊朗,含着笑的双眼,剑一般孤臼的双眉。笔挺的鼻梁下是两瓣嫣红的薄唇。“这位先生,你还要盯着我看多久?”男人出声,蓝河也突然惊醒。随即羞赧地抬不起头来,自己又不是gay,看到长得帅的男人怎么就这么痴呆。“是我唐突先生了,还请先生不要见怪。”男人摆摆手表示并没有什么要紧事。“我叫蓝河,住在1214号房间。”蓝河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伸出手并报出自己的名字和房间号。“叶修。0601。”叶修回握了蓝河的手,蓝河匆匆忙忙地说了句还有事儿就离开了。
回到房间后的蓝河喘着粗气,生怕那个男人出口挽留。蓝河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第一次这么失态。这一定那个叫叶修的人的错。蓝河一遍轻抚着有些刺痛的胸腔,一边把一切都推到一个认识还不到一个小时的人身上。吃过早餐,蓝河在卧室里收拾了一下等会儿出门需要携带的东西。防晒乳,水,充电宝,防身匕首全部都装好后蓝河一手挎着包出门了。快要到秋季的布达佩斯游人并没有那么多了,持续的高温也慢慢收起了自己的拳脚。出了门,蓝河按照计划坐上了一辆开往目的地的公交车。今天的好天气让蓝河格外高兴,他甚至想要放声歌唱了。当然,如果没有早晨那个人今天也许会更加完美。但是,蓝河在脑中回溯了一下叶修的脸庞。今天早晨的那个微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意外,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

“蓝先生,我可并没有突然交谈。之前对马加什教堂的介绍,难道不算是前言么?”看到叶修的一脸笑,蓝河突然萌发了把面前这个男人砍成八块喂狗的冲动。“你是第一次来布达佩斯?”叶修甚至没有等蓝河回答,就自顾自地向前迈步。蓝河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亦步亦趋地跟了上去。“嗯。”蓝河的回答非常简洁,简洁到蓝河自己都怀疑叶修可能根本就没有听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布达佩斯是一个适合步行浏览的城市。我在布达佩斯度过了非常欢乐的一段时光。”叶修举起了自己手里的单反,试图让蓝河明白自己的职业。可是转过头去,那个黑色头发的青年却只是死死盯着马加什教堂钟楼的顶端。蓝天,白云,刺破大气层的阳光和一个静谧的青年。“这似乎是一幅和谐的画,是上帝最杰出的画,”叶修想,“如果上帝是一位画家,那么他一定跟威廉·阿道夫·布格罗极其相似。”身体的动作总是先于意识,这似乎是摄影师的一个奇妙的特质。还没等叶修反应过来,单反的取景框中就呈现了叶修用双眼看到的画面。叶修抱着单反看了一会儿,发现照的还不错。“你在干嘛?”发呆结束的蓝河看到了抱着相机一个劲儿瞧的叶修,一脸不解。“没什么,看看以前的相片。你不是第一次来布达佩斯么?走吧,我来替你讲解。”蓝河礼貌地点了点头,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答应一个陌生人的要求。虽然这个要求并不算过分。同样在思考的可不只是蓝河一个人,一向待人不算热情的叶修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三番五次地邀请身边的这个青年一起行动。“这也许是上帝的安排。”即使不信教,可是到了天主教的地盘,没事儿把一些自己不能解释的事儿理解成上帝的旨意也未尝不可。
就着中欧秋天的阳光,蓝河慢慢地靠近了教堂的大门。叶修则举着相机走在身后,这座教堂有太多的美景值得他永远定格。虽然他已经来过无数次,照过无数张相片。可是叶修总觉得还差点什么,只有今天的第一张图片最完美。几经思考,叶修终于想到了这些照片的不足之处。因为教堂的相片一直差一个能表现教堂张力的人物,在无人之时,这些相片里的教堂总是肃穆的苍白。然而有了蓝河,一切都变了。教堂雄伟的生动,像是上帝的福泽再一次降临这片土地。
“蓝河”叶修靠在马加什教堂的大门处,望着已经进入教堂的蓝河的背影“我带着你玩儿遍布达佩斯怎么样?”蓝河听到叶修叫自己时本来以为他会说一些跟马加什教堂有关的事儿,但是事实证明叶修从来不能用常人的思维去判断。“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就是突然有这个想法。你可以将其理解为,上帝的旨意。”事实上上帝总是不按常理出牌,他习惯把人生变成跌宕起伏的故事。“上帝的旨意?真是一个有趣又毫无根据的原因。”蓝河用嘲讽掩饰了自己内心一瞬间的悸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叶修叫住他时他脑子里会臆想叶修下一句要说的话。“你愿意嫁给我吗?”还好叶修并没有这样做,不然蓝河想自己也许会飞快回到酒店收拾行李乘坐最近的一班航班飞回广州永远不再来。“这儿可是上帝的国度,上帝的旨意随处可见。而且,这并不是一个有趣的理由。蓝河你知道么,我们得严肃地对待上帝而不是把他当做一个满口胡言的骗子。”虽然叶修的语气十分严肃,但他脸上明显的笑意只能让蓝河觉得他是在嘲笑自己。“叶先生,您是北京人么?”“是啊,你怎么会知道?”“我跟着你玩儿。”叶修不会知道,蓝河的第一个问题只是转移注意力的障眼法。要知道,女士总是害羞的。发听到回答的叶修回报了蓝河满脸的笑意,每当蓝河回忆起这个笑脸总能联想到加利福利亚迷人的阳光。
“那蓝河上校,我们从哪儿开始浏览呢?”“我想我们仅仅只是刚刚进入了马加什教堂。”蓝河说完就快速走向了教堂更深处,他需要好好参观这座被称为“石头的交响乐”的教堂。教堂的内部金碧辉煌,阳光透过教堂窗户彩色的玻璃映射成五彩斑斓的光束。教堂顶端的宗教画像引人入胜,栩栩如生的人物好像要从吧二维世界挣脱,成为三维世界活生生的生命。蓝河在教堂里胡乱穿梭,叶修则一直坐在教堂内部的一张长椅上看着蓝河。蓝河在教堂里也差不多逛了个遍,周围越来越多的人却引起了他的注意。“今天是周二,有管风琴演奏会,你要坐下来听听么?”急于探求匈牙利文化的蓝河急切地点点头,叶修随后拉着他就近坐下。过了一会儿,一个年轻人慢慢踱进教堂,在人群中引了一阵骚动。叶修偷偷告诉蓝河,这个人就是这次演奏会的演奏者。演奏者坐定,教堂里早已寂静无声。缓慢饱满的慢拍从管风琴的弹簧片之间倾泻而出,蓝河轻轻闭上眼睛。庄严的曲声渐渐越来越响,直至声音在教堂之中产生了细微的共鸣。d小调托卡塔与赋格。叶修对这首曲子很熟悉,它是J.S巴赫年轻时代的一部非常优秀的作品。
当蓝河渐渐从曲子的震撼中回味过来时,他发现自己正枕着一个不算太软但也不硬的东西。音乐的震感逐渐消失,蓝河才回过神来。刚才他一直枕着叶修的肩膀,虽然蓝河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的脑袋会跟叶修的肩膀有罕见的亲密接触。可能是因为他的肩膀是磁铁而自己的脑袋里铁元素过量超标了吧。“不过这过量超标了可不止一点点。”蓝河对自己的调侃好像还是人生中第一次,真是一件奇妙的事。

搭乘公交车时蓝河和叶修理所应当地坐在了同一排,只不过蓝河安心看着自己的手机而叶修在今天拍的相片中挑挑拣拣。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任由沉默在空间里生根发芽。薄薄的车窗玻璃将车厢和外面的世界分割成两个彼此独立的空间,在车厢这个小空间里蓝河仿佛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另一串心跳声逐渐重合。“咚、咚、咚”仿佛从另一个沾满灰尘的时空呼啸而来。“小蓝,你看看,这张好看么?”坐在旁边的叶修撞了撞蓝河,然后递过去一部手机。蓝河皱皱眉头表达了自己的疑惑。“你看看。”叶修把手机又向前递了一点点,蓝河此时才看清了叶修想让他看的东西——碧蓝如洗的天空,纯白缥缈的云朵,青年随风飞扬的黑短发,摇曳生姿的T恤下摆和纤巧洁净的侧脸。“你什么时候照的?”“你对着钟楼发呆的时候,无意间拍的。”“嗯,挺好看的。”说完这句话蓝河再一次陷入深思,叶修又开始在照片上修修改改。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混入了历史的洪流之中。

公交车停在路口,蓝河和叶修两个人还需要步行一段路程。再快走到酒店门口时,一个金发小女孩儿风风火火地冲进了蓝河的怀抱。眼看蓝河要被这不小的冲击力撞到地上,叶修眼疾手快地用左手搂住了蓝河的腰。一场肉体与地面撞击的悲剧就此幸免,而闯祸的小女孩儿却一脸狡黠。“Hey,do you parterners?”小女孩儿歪着脑袋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好看的两瓣嘴唇里吐出的话却让叶、蓝二人措手不及。“Oh,my girl.We are friends,not parteners.And why do you think we are pateners?”蓝河还陷在尴尬的漩涡中,叶修却要负担起刨根问底的责任。“In fact,I saw the lovebetween you two.It’s beautiful and amazing.Do you wantto know who told me that you are pateners?”“Yep.”“God.He told me before.”叶修不可置否地笑笑,又是上帝那个无聊的老头儿。“小蓝?”“嗯?”“你的房间订了几晚?”“订了七天六晚,怎么了?”“我跟你说件事儿。”“说。”“你跟我睡好不好?”

“什么?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先生?”“小蓝,你误解了。我的意思是,你和我到同一个房间睡。我的房间是双人房,本来是准备跟一个朋友来的。别误会,不是女朋友,要是女朋友我就会定情侣大床房。那个朋友临时有点事没有来,但是房间已经定好了。”“我也订了七天六夜啊。”“可以退的。”“那你为什么不退?”“因为我懒。”“好吧。可是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呢?”松怠了许久许久的蓝河终于清醒过来,他还记得那句话“一个人出门在外,恰到好处的礼貌和疏离是最有力的防身武器。”这句话在遇到叶修时就完全失去了它本身的魔力,至少蓝河是这么认为的。“因为我是叶修。”叶修语气及其坚定,就像鲁道夫.希特勒出门对人只需说一句“我是鲁道夫.希特勒”就会造成恐慌一样。但是蓝河并不相信叶修,因为他的名字并没有富兰克林一样的公信力。“好吧,你是叶修。可叶修是谁?我为什么要相信你你不会害我?仅仅因为你会讲中文和我一起去过马加什教堂或是我接你的肩头一用?”

蓝河嘲讽的语气并没有让叶修生气,叶修良好的教养让他克制住自己并拿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和护照。“这是我的身份证和护照,你可以打电话询问中国驻匈牙利领事馆验证我的身份。我并没有骗你,也请你相信我。”蓝河接过了叶修的身份证和护照,却并没有急于打开。他凝视着叶修的双眼,像是凝视着永恒的极夜。蓝河似乎看到了汹涌的波涛在叶修的眼底咆哮,就像是海中巨兽在海啸中勇往直前地呐喊。“这波涛是为他而汹涌吗?”这个念头刚开始只是一瞬间闪过蓝河的心头,随着蓝河凝视叶修的双眼的时间愈长,就成了杰克种下的豌豆藤蔓,在蓝河心中盘虬。连蓝河自己都感到疑惑,这古怪的念头为什么会如此根深蒂固?灵魂不受控制的感觉让蓝河感到厌烦,一丝危机感蛇一般掠过蓝河的心头但却很快消失。蓝河最后妥协了,他回房间给总台打了电话退了房,然后收拾了东西搬到了叶修的房间。

时光蜿蜒而过,一些美丽的故事总是昭示着上帝这个老糊涂总爱做一些令人吃惊的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里叶修带着蓝河穿梭在布达佩斯的大街小巷里。不管是谁,都不能否认塞切尼链桥是布达佩斯的必游景点。在这座自由之都,你不去塞切尼链桥就像你去巴黎没去埃菲尔铁塔或是去纽约错过了自由女神像。不仅令人遗憾而且让人觉得你去了只是白白浪费了好时光。然后他们步行去了圣史蒂芬大教堂,沿途顺便进了匈牙利国会大厦一探究竟。晚上叶修有着独到的安排——他决心带着蓝河一睹歌剧的魅力。他敢打赌蓝河以前对歌剧肯定毫不关心。

歌剧快要开场,剧院里有些喧闹。今天上映的歌剧有三部《罗密欧与朱丽叶》《蝴蝶夫人》和《尼伯龙根的指环》。《蝴蝶夫人》的演员并不算非常拔尖,叶修却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它。“瞧,这又是上帝的旨意。”叶修一边吐槽,一遍在收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他包了一间VIP套间,位于视野开阔的二楼。剧院里并不十分明亮的灯光甚至很难为包间照明,但是这并不影响观剧的效果。歌剧开场,万籁俱静。一束灯光追着女主角巧巧桑的身影,在舞台上变幻莫测,轻快的曲调肆意展示着巧巧桑的天真和活泼。

在演员歌声起伏的空隙间,时间就这样穿梭。叶修趁着灯光猛然加强的一瞬间,转过头看了蓝河一眼。蓝河的神情表明他已经完全沉浸在普契尼一手制造的另一个世界,跟着蝴蝶夫人的喜悲而微笑或落泪。

“Un bel dì, vedremo

Levarsi un fil di fumo

Sull'estremo confin del mare

E poi la nave appare

E poi la nave è bianca. 

Entra nel porto, romba il suo saluto. 

Vedi? È venuto! 

Io non gli scendo incontro, io no.

Mi metto là sul ciglio del colle

E aspetto gran tempo

e non mi pesa a lunga attesa. 

E uscito dalla folla cittadina

Un uomo, un picciol punto

S'avvia per la collina.

Chi sarà? Chisarà?

E come sarà giunto?

Che dirà? Che dirà? 

Chiamerà Butterfly dalla lontana

Io senza far risposta

Me ne starò nascosta

Un po' per celia, 

Un po' per non morire

Al primo incontro,

Ed egli al quanto in pena

Chiamerà, chiamerà : 

"Piccina - mogliettina”

Olezzo di verbena"

I nomi che mi dava al suo venire. 

Tutto questo avverrà, 

te lo prometto

Tienti la tua paura、

Io con sicura fede lo aspetto. ”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