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宴秋是小阔爱啊

这里贺宴秋。全职厨,稻米。最近沉迷楚留香。一个妄想成为太太的小透明,沉迷欧美。腐。(๑•̀ᄇ•́)و ✧

Budapest Lover(布达佩斯爱人)下【重制版】

重制版增加了车,我觉得十分有可能被LOFTER吞掉emmmmmm。我会在评论区在评论一次。

《晴朗的一天》,是《蝴蝶夫人》中最著名的咏叹调。叶修悄悄挪到蓝河身边,俯在蓝河身边“好听么?”蓝河微微点点头就又陷入歌剧之中。“后面总归是不好的,前面的好只是为后面的不好做铺垫而已。”叶修将声音隐入女高音的歌声中,他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话,也不清楚蓝河有没有听见。不过没关系,上帝乐意让人们捉迷藏。
【看评论,希望不会被吞】
第二天一早,叶修早早就叫了蓝河起床。也不知道是不是歌剧的原因还是叶修的那番话,蓝河一晚上都没怎么睡。叶修喊蓝河起床时,还费了好大一番功夫。“小蓝,小蓝,醒醒。我带你去看个好东西。”叶修轻轻拍了拍蓝河的脸颊,却毫无用处。蓝河只是嘟囔着把被子拉过头顶,然后在被子里翻滚了一圈。叶修无奈地笑了笑,轻轻把被子拉下来。然后把手指轻柔地放在蓝河的眼睫毛上“3、2、1。”叶修在心中默数三个数,然后就看见蓝河睁开了眼睛。“嗯?叶修?你怎么在这儿?”蓝河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抱着自己的兔子玩偶眼睛又明明灭灭。“起床了,我带你去看个好东西。”然而蓝河仍旧昏昏欲睡,担心会赶不上的叶修直接上手帮蓝河换了衣服。考虑到场合的因素,叶修给蓝河套上了唯一的一件衬衣,还是休闲款。裤子则挑选了黑色的铅笔裤,配一双Vans的藏青色高帮帆布鞋。忙活了半天的叶修终于把打理的还算有模有样的蓝河推进浴室,而且还得督促他洗脸刷牙。就怕他靠着洗手池睡过去。

凌晨五点半的布达佩斯并不明亮,灰色阴暗的薄云和晨曦混在一起。叶修骑着从国内带来的Birdy折叠自行车,载着蓝河从布达佩斯七季公寓酒店准备骑行到城堡山。骑行途中,秋日的微凉已经渗透到蓝河的四肢百骸。为了取暖,正靠着叶修补觉的蓝河慢吞吞伸出双臂环住了叶修的腰。叶修正骑着,一个物件突然出现在自己腰间,也是吓了一大跳。等发觉到是蓝河的双臂之后,叶修露出了酷似少年的笑容,因为他想起了高中时代那些清晨载自己女朋友上学的男同学。因为个人和家庭原因,叶修的高中时代的自行车后座上从来没有女性的恩泽。这缺失的小幸福居然在十几年之后的清晨的布鲁塞尔被填补,叶修不经感叹造物主的公平。

叶修到渔人堡时,人群刚刚聚集完毕。还在补觉的蓝河被叶修拉住手腕,踉踉跄跄地赶到了渔人堡的回廊处。渔人堡的回廊是俯瞰布达佩斯的绝佳地点之一,只是现在人们并不用它来观望美景,而是来履行一项神圣的约定。已经七八成清醒的蓝河发现在场的都是成双成对的男性或是女性,他们两两拉着手,连黑暗都不能阻隔他们眼里的浓情蜜意。看到此情此景,蓝河有些害怕。该不会是某种 的祭祀活动吧。蓝河正欲看口,右手却被叶修紧紧握住。还没等他张嘴,空旷的回廊上就传来了一个苍劲雄浑的声音。“女士们,先生们。伊丽莎白.希瑟曾经说过‘布达佩斯流行结束和离开,而世间的每一次离开都是为了下一次的等待。’可是今天,我们要见证的是开始和停留。”叶修仍旧死死握住蓝河的手,不肯放开。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耀渔人堡,这场盛大的婚礼才鸣响结束的乐章。年老的牧师大声地对着下面的布达佩斯呐喊“现在,新郎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身边的人都已经亲吻在一起,叶修也用手托住蓝河的后脑勺,饱含深情的亲了亲蓝河的双唇。四唇相接,蓝河只能感受到另外一个人唇上的温度和内心疯狂的雀跃。但他甚至不知道这雀跃从何而来。

晚间,浓烈的夕阳铺天盖地。蓝河先于叶修醒来。他在这场性爱中明白了他对叶修的爱。这是这世间最浓烈,又不可磨灭的情感。但是世界不是童话,人人都要为了活着拼尽全力。上帝的馈赠从来都只是夏娃手中的苹果,一口清香,万世受难。蓝河庆幸做完之后叶修帮自己收拾干净了。他把自己的东西都装进了行李箱,只留下了一张用尽最后力气书写的纸条。[/cp]
“一个人一生中大约会与两万人一见钟情,但不是会和两万个一见钟情的对象共度余生。我们发生了七天的羁绊,这就足够了。至少我们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而并非陌生人。这难道还不够另我们向上帝祈祷么?”

蓝河简单地收拾好了自己,再一次检查了旅行箱。拉上拉链,将自己裹入了很薄的一件外套中。他轻轻地将那张便签条放在床头柜上,用玻璃水杯压好。他依稀记得,昨晚翻云覆雨之际,叶修对他说了三个字。‘我爱你。’蓝河有一个瞬间觉得自己等这句话好像等了几百年,像是一个问题终于有了答案。虽然他并不知道这句话是出于真心还是为了助推气氛,但是这句话的意义并没有因为各种原因发生改变。蓝河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那个人的睡颜,突然笑了。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和他共度余生,他们这七天的欢乐时光都像是从上帝手中偷出来一样不真实。临走之前,蓝河忍不住跑过去轻轻亲了叶修的嘴唇和眼睛。这嘴唇会说出这世界上最温柔的词语,这眼睛里将会永远闪烁着令蓝河痴迷的星辰大海。“再见我的布达佩斯爱人。希望你也会像我永远怀念你一样怀念我,在杭州的西湖畔,在伦敦的细雨里,在伦敦的高楼间。并非无时不刻,但总不至于忘怀。希望你提到布达佩斯时的全部欢欣都是因为我,就像我提到布达佩斯因为你而欢欣一样。”抬手看了看腕表,蓝河意识到他应该走了。蓝河拉动了自己的旅行箱,出了房门,然后将一切的美好的曾经,轻轻地关在了门的另一侧。再见,布达佩斯。再见,我的爱人。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