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许一是小阔爱啊

这里贺宴秋。全职厨,稻米。最近沉迷楚留香。一个妄想成为太太的小透明,沉迷欧美。腐。(๑•̀ᄇ•́)و ✧

【方王】至死方休

辣鸡写手贺宴秋打卡
网易云评论来的脑洞,双向暗恋几十年的两个老爷爷
一发完
文笔小学生,欢迎捉虫
期待小红心和小蓝手

————————我是可爱的分界线————————

  从首都机场出来时,方士谦呼了一口气。人群熙攘,相逢与离别在同一个时刻上演。
他离开B市很久了,几十年。足够他安居沃土,将他乡变成故乡。可他回来了。他觉得有一个声音一直催促着他回来。他还有个事儿,如果再不说,就成了绝案,再也了结不了。
  “方士谦?”
  方士谦听到自己的名字,缓了好几秒才回头。这三个字恍若隔世的呼吸,那样陌生。
  “是王杰希吗?”
  明明就五个字,可方士谦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才说出口。嘴唇颤抖,声音嘶哑。像是一台停了太久的机器,生了铁锈。突然开动后,铁锈摩擦撒下铁屑。吱呀吱呀,是岁月逝去的叹息。
  他看到对面的那个人眼睛倏地就红了。双眸在阳光反射下就像一大一小两个湖泊。面容衰老完全不复从前。方士谦已经几十年没有见到过王杰希了。要不是那一双眼睛和一身绿,他也认不出这位从前的朋友。
  “多久了?”
  两个人并肩走出机场,方士谦突兀地问了一句。
  “六十年了。”
  “B市变了好多。”
  “你也是。”
  六十年斗转星移,一切都和从前不一样了。故宫朱色的宫墙旁是光怪陆离的现代大厦。后海也没了四合院和酒吧。身边的故人白了头发,当年种下的树如今枝叶漫过盛夏。
  王杰希为方士谦拉开车门,两个人并排坐在车后座上。车窗外的风景飞快变化着,却勾不起方士谦丝毫的兴趣。他此次回来是为了一个人。正如他当初离开,也是因为一个人。
  旁边的王杰希已经睡得很沉,方士谦慢慢放开了自己的视线。花白的头发,已经松弛的皮肤。堆满了褶子的手臂和不再光彩动人的眼睛。他身边的这个人啊,也垂垂老矣。他至今仍记得他和王杰希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尤其是那双几乎令他神魂颠倒的招子。
  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双眼明亮动人。像是把整个宇宙的星光,都收于眉眼之间。
  “方士谦,下车了。”
王杰希看了要身边的方士谦,发现那个人正一动不动地盯着自己。他一巴掌扇过去,最后只轻轻拍了一下方士谦的脑袋。
  “哦哦,好。”
  方士谦猝不及防地被人拍了一下,身体猛地一抖。愣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到了。他尴尬地冲着王杰希一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露馅。王杰希倒也没理睬他,提了他的行李就往家里走。方士谦连忙冲过去抢箱子,扯了半天没别赖,也就任着王杰希了。
  两个人到了家,都是气喘吁吁地往沙发上一坐。方士谦还好,王杰希已经彻底瘫在了沙发上。两个人半晌都没缓过气来,只是大口呼气。一时间,客厅里只听得见呼吸声。
  “杰希,我有个事儿跟你说。”方士谦休息好了,努力地又挺了挺腰板。
  “嗯?”
  “我当年离开微草确实是因为你。”
  “我知道。”
  王杰希意料之中的波澜不惊。仿佛是个深水湖,丢个石子儿进去也泛不起多大涟漪。
  “但不是因为你成了队长。是因为我,我当年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喜欢你。当年我们都是半大的孩子,我也没敢问就自个儿走了。在英国生活了这么多年,我也想开了。你知道吗,我第一次去澳大利亚观星,运气特别好。一抬头就是整片的星光,我一下子就想到了你的眼睛。”
  方士谦没想到自己会一口气说这么多,甚至将一些心里话也讲了出来。他忐忑不安地看着王杰希,等着他的回答。
  “我知道。”
  没有愤怒,没有指责。三个字清清楚楚,好像这件事与己无关。王杰希看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他演的很好,几乎连自己都 骗过了。其实方士谦话音未落时,他就听到了自己心里的冰壳碎成一块一块的声音。世间动人事,大多不过相遇或是久别重逢。
  王杰希装作无事,方士谦却明明白白地将诧异表现在了脸上。自以为暗恋了几十年还藏的很好,没想到人家一开始就知道了。方士谦动摇了,虽然他已经准备了很久。客厅里又归于沉默,王杰希不知道怎样开口才能表达出自己长达几十年的悸动。
  “没想到都是快要入土为安的人了,心居然还会像年轻人一样跳的像是要蹦出来。”王杰希摸了摸胸口,心跳震在掌心,像密集的鼓点。
  “你准备回国长住吗?”
  思来想去,话头还是从方士谦身上挑起了。和王杰希一样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方士谦有点懵,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过了会儿,他才摇了摇头。
  “你嫂子还在英国,她估计是不肯回来了。几个孩子都在欧洲,我也舍不得回来。”
  王杰希的脸僵住了,他使出了一生的演技才堆出了一个勉强算笑的笑容。他跟方士谦几十年没见了,刚才被突然表白,完全忘了别人也是会结婚生子的。
  “果然,没几个人像我这样就为了一段若有若无的感情守了一辈子。”王杰希很想质问方士谦,既然已经成家立业为什么还要来找他?既然一辈子都守口如瓶,为什么要现在开口?就让他掩耳盗铃一辈子不好吗?可他不敢说。他念念不忘了几乎一辈子,可是没有半点回响。这可能是他们这一生最后一次见面了,他不想最后一次都不痛快。
  “嫂子还好吗?真可惜啊 ,还没见过面呢。”王杰希抑制了快要溢出来的不甘心,只是干巴巴地问了一句。
  “你嫂子身体好着呢,天天运动。”方士谦假装没看出来王杰希的失控,也不痛不痒地回了一句。两个人都选择了避开这个话题,转头又去研究B市有哪些好玩的地方。
  B市的景点很多,方士谦挑了一些去。一逛就是好几天,纪念品也买了不少。景点逛完了,他们还去拜访了一些老伙计。有些还认得出他们,有些已经埋入泥下,再也不会回答。
  归程的日子还是到了,王杰希在送别前洗了把脸。他擦干面颊上的水,就着镜子观察了一下自己。平淡的正如他希望的那样。
  机场依旧人来人往,相逢与离别依旧同时上演。王杰希有时甚至觉得机场就是一个舞台,每个人都是属于自己那部戏的主角。他们刚一落脚,就听见机场里好听的女声提醒旅客登机。方士谦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机票,正是这一班。
  “那什么,杰希,我要登机了。”
  “嗯,一路平安。还有什么没带的吗?护照带了吗?钥匙有没有落在我那儿?给你还有嫂子买的衣服,吃的装好了吗?手机还有没有电?要不要去买个充电宝?”
  “带了带了,你还是那么贤惠。”
  王杰希听到贤惠这个词一愣,方士谦也语音一涩。
  “到了记得发条信息。”最后还是王杰希打破了沉默,
  “好。”
  临登机前,方士谦放下了包和随身行李。双手放松的那一刻,他有种想就这么跟王杰希回家的冲动。但他还记得六十年前王杰希的父母找到他时,问他的那句话。
  “小伙子,你能爱我们家杰希一辈子吗?”
  他不敢回答。一辈子太长,他没法儿随意许下承诺。王杰希的父母后来给了他一个出国留学的机会,让他放弃王杰希。再后来,他就听人说王杰希结婚了。虽然过了不久就有人澄清,可是承诺已许,没有重来的机会。
  方士谦没有跟王杰希回家,他只是抱了王杰希一下。一辈子千言万语不能言诉的爱意,最后化为了一个轻轻的拥抱。
  “我爱了这个人一辈子,到最后连个吻也没有。”王杰希只觉得自己两臂发烫,胸腔里像是灌满了滚烫的岩浆。生离死别,原来都这样难受。
  “世谦。”方士谦刚刚提起行李准备走,却被王杰希叫住了。
  “我81岁,你82岁了。这是我们这辈子最后一次见面了。世谦啊,珍重”
  说完王杰希转头就走,没有给方世谦说话的机会,也没让他看到自己的眼泪。方士谦叹了口气,也提着自己的行李走了。
  在上飞机前,方士谦给钟点工打了个电话,嘱咐她今天要打扫卫生。打完电话,他默默换掉了自己的手机壁纸。原本当做壁纸的那个女人,只是他从朋友的ins账号里找到的一张图片。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方夫人,只有同样等了王杰希一辈子的方士谦。邻居都只知道方士谦有个暗恋了几十年的人,姓王。曾经也有人劝方士谦,这个承诺在王杰希父母死后就应该作废了。但方士谦知道人总有一天要阴阳两隔,他知道自己的爱人不能再经历一次生死殊途。比起得到后失去,不如永远都是水中月镜中花。
  到了伦敦,方士谦给王杰希发了条信息,告诉他自己已经平安到了家。王杰希本来想给他回个电话,却不小心点到了地图APP。地图APP还保留着他们出行的路线图,王杰希看着这个图案莫名眼熟。他盯了半天,突然潸然泪下。原来他们用脚步丈量过的每一寸土地,都是方士谦深埋在心底的心悦君兮。
  王杰希再拨过去时,方士谦已经关机了。王杰希知道,他们到了该说永别的时候。
  从B市回来后不久,本就身罹重病的方士谦便撒手人寰。方士谦的邻居替他整理遗物时,翻出了一整沓旧照片和一个日记本。几十上百张照片里都只有一个人,林林总总的像是贮藏了这个人全部的青春。
  日记本的最后一页只有几行中文,邻居们看不懂。
杰希,我这辈子就对你说过三句谎话。
  我曾爱过你。
  我结婚了。
  我不想和你白头。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