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许一是小阔爱啊

这里贺宴秋。全职厨,稻米。最近沉迷楚留香。一个妄想成为太太的小透明,沉迷欧美。腐。(๑•̀ᄇ•́)و ✧

【虫铁】手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玩意儿
【掩面而泣】
反正就随手瞎写
各位看官也随意
——————分界线——————
  Tony. Stark是个天生体温很高的人,就像发热病人的体温。
  热热的,不像沸水一样烫,但是却烧得人不舒服。
  Tony. Stark没有恋人,他只有床伴。
  翻云覆雨间,Tony偏高的体温就像最好的催情剂。
  情欲,缠绵,红唇,裸体。
  两具身子交缠在一起,不为爱情,只是像野兽那样发泄欲望,打发寂寞。
  女人们来了又走,流水般换来换去。
  浅尝辄止,床笫间无需爱情。
  某天Tony又喝了个烂醉,随手揽了个标致的女人就回了公寓。
  他睡得很沉,甚至不知道女伴是什么时候悄然离开的。
  他翻了个身子,却不小心从床上滚了下来。
  地板上扑着地毯,蓬松柔软,Tony也没觉得疼。
  只是他觉得自己好像不在床上了,手脚并用地正准备爬上床。
  手忙脚乱的无意间,他碰到了一个很冰很冰的东西。
  那个东西的触感非常好,虽然只是一瞬间,可是Tony还是迷恋上了这种感觉。
  上瘾。
  不顾一切地发狂,想要得到,就是上瘾。
Tony对很多东西上瘾,比如酒,比如醉得不省人事。
  再摸过去时,那个东西还在那儿。
  Tony连忙死死拽住,生怕那玩意儿长翅膀飞了。
  到手之后,Tony拼命地开始抚摸。
  摸着摸着,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一只手。
  Tony体温高,他摸任何人的手都是凉的。
  但是这只手和以往Tony接触过的任何一只手都不一样。
  冰冷,像从存在于外太空的某些恒星,甚至毫无生气。
  Tony很惊讶,他讶于这个世界上会有和他一样的,体温不正常的人。
  这只手吸引了Tony,让他想去探究这只手的主人。
  Tony准备仔细摸摸这只手,他的动作轻柔的如同一根羽毛轻轻擦过鼻尖。
  这只手并不大,也不小,青春的刚刚好。
  Tony猜测这只手属于一个少年。
  顺着指尖,Tony摸到了这只手中指第二个指节左侧上的茧。
  食指的指肚上也有一个。
  这两个茧很薄,Tony猜想这个少年应该不单单只是学习。
  Tony思考了很多业余爱好,从篮球到编程到画画。
  可是都不会产生位置这么奇怪的茧。
  他开始有点迷茫,开始胡思乱想。
  他想到了前天的那个女摄影师,手上也有这样的茧。
  他还记得那个女摄影师说,长期拿相机和按快门就会磨出茧来。
  听了这话,Tony还送了那个女摄影师一瓶珍贵的护手霜。
  哦,原来这小子是个摄影爱好者。
  再向上摸,他摸到了一个光滑的手掌。
  那个手掌不大不小,可以被Tony严丝合缝的在掌心里。
  手掌上有几条凹凸不平的线,他恍惚间记起以前在一个中国人那儿学来的东西。
  事业线,感情线,生命线。
  事业线完整,感情线略有波折,生命线却戛然而止。
  Tony突然感到一阵悸动,他强迫自己不要去臆  想。
  摸完手心,Tony的手又转向手背。 
  五根手指指节分明,根根修长。
  只是无名指处有个小东西,把Tony硌了一下。 
  这大概是戒指,如果有钻石的话那还挺大。
  Tony吹了个口哨,气氛又重新变得宽松。
  整只手已经被Tony摸了个遍,他却还不满足,又继续向上。
  直到在手腕处摸到一个像手表一样的东西,努力地感受了一会儿却又觉得不像是手表。
  再向上,Tony摸到了一层他说不上感觉的东西。
  就是那种很熟悉却又叫不出名字的感觉。
  Tony不得不把这层用两个手指尖拎起来,用手指捻了捻。
  纳米材料! 
  这个发现让Tony很是惊讶,他把前因后果一捋。
  结论很是不好。
  Tony挣扎着想要起床开灯,却突然睁开眼睛。
  原来一切都是梦。
  那只手,那个人。
  Tony想到了一个故人,也是一个孩子。
  那个话很多,总是笑得一脸灿烂,对自己很是崇拜的孩子。
  那个不管不顾跟着他上了灭霸飞船,临死前泪  眼婆娑说自己不想死,最后又归于风的孩子。
  那个不嫌弃Tony体温高,肯拉着他的手从第五大道一直到别墅,说他不像个火炉而像个爱人的孩子。
  那个叫Peter. Parker,俘获了他的芳心的蜘蛛侠。
  Tony的记忆迅速复苏,大脑也变得无比清晰。
  他又记起了泰坦星上发生的一切,宇宙的力量让他的爱人渐渐成为一抔黄土,只能留与风收拾遗骨。
  Tony睁大了双眼,他好像看见Peter在对他笑。
  表情温柔,一如过往。
  一滴眼泪从Tony. Stark的眼里滴到枕头上,悄无声息,却凝聚了他一辈子的真心和爱恋。
  这也许就是他对他爱人的年轻生命,最好的祭奠。

评论(3)

热度(25)